Sprite HD的前生今世

写在前面的话:
Sprite HD 是一个怀孕很久终于出世的孩子,所以值得用文字来记录成长过程。

Sprite HD是跨平台的设计师原型创作工具,帮助设计师直接在移动设备上创建原型,并可直接在设备上预览设计成果。
节约了从电脑端设计,然后同步到移动设备上的繁琐过程所花费的时间,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,并且可以直接作为usability testing 的工具使用。

首先说基础架构,这个架构从2007年开始,历经杰图和HP的多个项目的实际检验和需求的整理升级,已经具备非常好的扩展性和稳定性,项目上常用的功能模块基本全部涵盖并且稳定,这个给Sprite HD后期的开发打下了非常坚实的基础。——成果:发布半年多来,没有收到任何崩溃日志,没有收到任何用户反馈的bug(自测出来的bug还是不少,但是跟底层无关)

下面说说开始怀孕的契机,这个契机来自于ADSK的内部计划TLP——Technical Leadership Program,旨在利用员工闲暇时间,发挥创造性思维,为公司带来创新性的产品,同时培养员工的团队合作和领导能力。公司提供平台和服务,员工提供想法和时间。
于是借着TLP的东风,Sprite的雏形诞生了。在历经了10个月的讨论,设计,开发,中间准备PrototypeDay,DemoDay的PPT,视频演示,几轮的老大评审,其中还有美国大佬也过来学习普通话,虽然有部门老大在背后鼎力支持,但是这个以技术开头的TLP活动,由设计团队的成员创建的项目参与评审,劣势尽显(没有世界级别的技术创新,技术背景的老大们看不到背后的商业前景,开发实力拼不过那些技术大牛们,没能在DemoDay递交一个完整的业务逻辑,完成度大概只有40%吧,还有很多部分都是看不到的基础部分),最后Sprite没能进入前三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。但是我们的团队从过程中间锻炼了很多(为产品做宣传视频,做演讲PPT,上台演讲,演示产品等环节,每个人都参与其中,各个环节都得到了锻炼),现在各方面的默契程度都很高,工作流很顺畅。值得一提的事情是,Sprite是在20多个TLP项目中,唯一一个正式上线的产品。其他的TLP项目要么技术过于NB,没有商业模式支撑,无法变现;要么商业模式过于强大,实际开发过程中,连合格的开发者也找不到(为同样的是设计团队的同学的项目默哀,很好的项目,级别不输淘宝啊,可惜连原型也没办法做出来,胎死腹中)

远程工作团队
可以说ADSK的阶段真的是怀孕的头三个月,Sprite随时有被砍掉的风险,但是我们坚持下来了。离开ADSK的日子是Sprite茁壮成长的时期,加入相对低薪的TCL放弃高薪Cisco的Offer也是为了更多的了解移动终端的设计、开发、生产、销售等等各个环节,毕竟未来属于移动互联网。
之后家庭原因必须回到武汉也是一个转折点,大家连见面的机会都很少了,能保证产品的顺利推出么?异地团队开发这个难题同时考验着我们,怎样能保证沟通的顺畅?队员之间的信任怎么维护?我只能说,这些问题完全看团队的素质和默契程度(之前有提到)。我们是世界级的团队,所以我相信我们在未来能做出世界级的产品。

远程团队工作模式
1. Trello,管理产品
由pat提出使用trello,我很高兴我尝试了,很好的工具,进一步帮助我们沟通。
所有的待办事项都分门别类的罗列在上面,不需要谁指派,谁完成,或者谁添加。大家有想法都往上写,然后讨论。由于我是发起人,很多产品方向性的问题,我来决策。于是,想法的定论,开发的优先级,全部由我来协调安排。基本上没有Due date,只有当我发现某个日期,从市场的角度看是个很好的机会的时候,我会提议我们赶在某天前发布一个版本。
2. 我们没有Sprint/Iteration
由TLP保持过来的传统,大家都是在闲暇时间来完成任务,闲暇时间怎么保证产品可以完成呢?这里有一个技巧,也是ADSK时期积累下来的可行的方案。把任务分到很细,利用大家碎片化的时间完成任务。由于大家的工作效率很高,所以一个任务通常占用不了多少时间就可以完成,不会出现做到一半被打断,后面接起来做的情况,提高了任务的完成质量。有些任务确实是需要比较长的时间,那么一般放到晚上,3-4小时完成,再不行就是周末,大概一天的时间完成,毕竟还是需要闲暇吃喝玩乐的时间嘛。也许这个模式就叫做“KANBAN”吧,山寨的。
3. Google Analytic 基于数据的设计和功能改善
在最开始,就确立了数据驱动的设计思想,并在开发的中加入了Google的分析代码。这个代码可不是简单的,大多数网站所做的,在页脚加入Google的JS。我们在每个操作环节,重点需要关注的设计上,都加上了额外的代码,外加Google强大的数据分析能力,为我们提供了很多参考依据。
还有很多日常的工具,Facetime,电话是必不可少的。

第一个版本
经历了4个多月的时间,我们的第一个版本终于来了,根据MVP我们砍掉了很多自己觉得很NB的功能,砍掉这些功能的原因有三个:1. 用户到底需不需要还有待考察 2. 交互行为没有想得很清楚透彻 3.  我们不能忽视企鹅。

然而就在我们提交审核的前后,出现了一款到现在都很火的同类应用Pop,之后企鹅也迅速推出了同类产品UIDesigner。我很庆幸我们保留了很多,没有倾力而出。这个也是我担心的,当对手完全了解你时,你的死期就不远了。企鹅的开发投入,是我等小团队可以匹敌的?上线之后我们没有做任何推广,希望看看自我生存能力到底怎样,第一个月的表现平平,在预料之内。(有些应用据说从发布到死,一个下载也没有呢,自己下载的除外)为了庆祝团队成员的生日,我们尝试了限时免费一天并在中国区的微博上做了小范围的发布。因为完全没有经验,也不知道限免会不会促进销量,就这样摸石头过河了。之后的数据表明,Sprite HD这种类型的应用,完全没有必要做限时免费,能半价促销就可以了,还比限时免费的效果要好。限时免费后遗症持续了3个月,每个月都没能超过第一个月,但是到了第四个月,一下子出现了转机。我甚至一度认为是系统出错了,一周的下载量,基本上就是之前一个月的量。尝试找出原因一直未果,直到2个月之后的某一天,突然例行查看搜索引擎曝光度和反馈的时候发现,英国的一家杂志,对Sprite HD进行了深入的评测,写了很多中肯的建议,评测结果是3分,满分5分,基本算是及格吧。其中很多建议都是我们已经发现了,正在调整的地方。看看评测时间,基本就是出现井喷的头一周。我想这个就应该是之前数据上升的原因了吧。我把全文发给专职TW的小伙伴看,她给我的反馈是,里面有几个语法错误,我昏,她以为是我找人写的软文,然后给她校对。。。。。都怪我那天weibo上没说清楚。版本更新
8月份我们迎来了第一次更新,由于没有升级的实际操作经验,所以这次升级可谓谨小慎微,任何可能会影响到用户,1%可能会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的bug的功能点,全部砍掉,一切以用户平稳升级为前提。积累升级经验后再推出后续升级。
这次升级还算成功,没有出现问题,不需要发布紧急修复补丁,也没有用户报告错误。但是由于对苹果商店的更新规则的研究不是很透彻,导致第一个版本的用户好评全部隐藏,需要多步操作才能查看。终于明白有前辈说,升级会导致下载量降低的说法。用户购买决策很大一部分来源于评论呀~

版本更新是一个用户体验很好的策略,用户一次购买,终身免费更新升级,这个大概也是App Store成功的原因之一吧。题外话,iOS7现在已经开始默认为用户升级最新版本的app了。开发者看似需要更多的维护投入,其实不然。开发者是通过更新这个过程,逐步抓住用户,抓住了你的心,还怕你不死心踏地给钱?哈哈哈。其实,这个是一个前期投入的问题,一定是有用户价值的产品,才能被用户长时间的接受。否则,用户又不是傻子,自然会有惩罚等着你。

随着iOS7的来临,我们也必须跟上步伐,第二版本的更新工作已经接近尾声,准备提交审核。iOS7的更多地特性也将逐步加入到我们的产品当中。期待更多的好用的功能被用户接受,期待更多的优秀成员的加入。